新濠天地娱乐平台

    关键字搜索
请选择:
关键字:
   当前位置: 首页 >> 职工艺苑 >> 正文
  • 职工艺苑

我与父亲之间的那些事

作者:邵来平 来源:靖王分公司 时间:2019-11-08: 11:15  

  近日,公司里利用“学习强国”平台开展学习竞赛活动,自己很幸运的获得了“学习标兵奖”,而在奖励的书籍中,有一本《朱自清散文集》,书中收录了一篇散文《背影》,记得在上中学的时候,就在语文课本中学过这篇散文,那时候自己虽然年少,但对于文章中描述的父子之间的感情就很有感触,现在自己转变了身份,由一个儿子变成一位“年轻”的父亲,再细细的品读这篇《背影》时,更有一种感同身受、潸然泪下的触动。 
  《背影》这篇散文的主题是父子之间的感情。故事开始的时候,是描写父子处身于艰难的困境中。作者的祖母去世了,父亲也刚刚失业。办了丧事后,他们到了南京。父亲要在那里找工作而他度过几天后就要从那里回北京念书。在车站上,当作者看见父亲托茶房照应他的时候,作者心里认为他很婆婆妈妈。可是,看着父亲那么辛苦地替他买橘子,他的眼泪很快就流了下来。之后,接到父亲的信,令他想起父亲当时的背影。 
  虽然这篇散文的文字不是太多,但是内容十分丰富。而且文字浅显易懂,读起来很容易领悟文章的内涵。作者把文章描绘得栩栩如生,令人感同身受。阅读期间,当父亲去买橘子的时候,令我非常感动,我也像作者一样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,不禁回想起以前自己与父亲之间发生的那些点点滴滴。
 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,自己正处于青春叛逆期,与老实巴交的农民父亲之间总会有很多的矛盾。那时候住校,每个月父亲会来学校食堂给我交伙食费,而每次我总会因为父亲有些“脏”的衣着害怕同学笑话而躲着父亲,当时的父亲似乎并不能体谅处于青春期的儿子一颗敏感的心。每次交完伙食费,他都要来教室看看我,告诉我这月的伙食费已经交清、叮嘱不要跟同学打架,要好好学习,将来才能有出息。每次父亲不厌其烦的叮嘱我的时候,总有好事的同学围在周围挤眉弄眼,甚至学着父亲的语气嬉戏,每每这个时候,我对父亲的厌烦就会达到极点,我觉得自己就像路边表演的猴子,把自己的难堪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。之后的那个周末回到家中,我总忍不住向母亲抱怨,让父亲不要在来学校了,可母亲总是说,父亲是不放心我,想着能为我办好其他琐事,让我能安心的好好学习。说服不了母亲,我只能选择跟父亲“冷战”,从每个周末回到家那一刻起,无论父亲怎么变着法的“讨好”我,我始终都黑着一张脸,不跟父亲多说一句话,这时候的父亲也并不生气,还是耐心的叮嘱着我要照顾好自己、好好学习。
  我与父亲之间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持着,后来高中毕业去上大学的时候,不论我怎么强调自己已经长大了,完全可以安全前往,但是父亲却坚持要亲自送我去学校。从准备出发去学校的前两天开始,我与父亲就争吵了好几次。但始终无法让父亲改变主意,直到出发的当天早上,上车的那一刻,我用尽力气狠狠地从父亲手里夺过行李,因为用力过猛,行李包的一条手提绳都被扯断了,在我转身踏上车门的一刻,父亲紧随其后抬腿就要上车,我终于忍不住,伸出手用尽力气推了一把即将上车的父亲,父亲可能没有想到我会做出这样的举动,被我推得连着退后了好几步,差点摔倒,父亲站定之后,一脸气愤的盯着我,我也同样盯着父亲,那一刻心里真有点害怕,怕父亲会冲上来给我一个耳光,但心里还是强撑着,不住告诫自己:不要怕、不要怕,你终于要挣脱他的束缚了。司机不耐烦的催促着父亲到底要不要上车,父亲始终一言未发,就那么盯着我,那眼神后来我很多次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害怕,那短短的几分钟,就好像几年一样漫长,终于父亲挥挥手,示意司机师傅走。车子一发动,我就像泄了气的气球,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,后来我才发觉,自己后背的衣服,早已经被汗水湿透了。
  后来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,父亲那天气的一天没吃饭,以前我上学走后,父亲总喜欢跟母亲谈论我这时候该吃午饭了、该午休了、该上晚自习了……但那天之后,父亲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主动跟母亲谈论起我。大学期间,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每次都是母亲来电话跟我嘘寒问暖,每次电话即将结束之时,母亲总会小心翼翼的问我,要不要跟父亲说说话,其实很多次我都想说好的,可话到嘴边,就变成:算了,电话费挺贵的。在内心深处,我是想跟父亲说声对不起的,但因为种种原因,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。我跟父亲之间也就一直这么僵着。
  我结婚的前一晚,突然下了一场大雪,心里担心了一整夜,这样的大雪,汽车走在上面会让农村的土路变的泥泞不堪。第二天早早起床,放眼望去,大地已是白茫茫的一片,但家里通向公路的那条土路上竟然干干净净的没有残留的雪,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去问母亲。母亲告诉我,父亲天不亮就起床开始清扫雪了。正说着话,一身雪的父亲迎面走来,因为天气冷的原因,父亲的头发、眉毛已经结了一层冰珠,父亲看着我,乐呵呵地说“耽误不了事”,我本来想说,爸你辛苦了,话一出口竟成了“瞎操心”,父亲也并不生气,乐呵呵忙活去了,我的内心却并不怎么好受,对于父亲,我是否真该说声:对不起。
  结婚后我住在城里,每次都是母亲带着老家的瓜果蔬菜来看我们,父亲一直没有来过。每次母亲想跟我谈谈父亲时,我总是回避着,母亲总会无奈的唠叨几句,父子两一样的犟脾气。后来有一年冬天,也下着雪,母亲突然打来电话,说父亲滑倒摔伤了腿、疼的厉害,得赶快去趟医院,那时候天已经黑了,还下着雪,路上没车,母亲让我回来接父亲。我急忙驾着车走在黑漆漆的乡村道路上,乡村路上,也没有路灯,车子开着远光,光线也很差,期间母亲又打来两次电话催促,电话那头隐约听见父亲的声音,让母亲不要催,下雪路滑、注意安全。心里着急,车速就很快,几次差点撞了车。在漫天的大雪中,走了很久,突然发现前方有一束光一闪一闪,心里绷紧的弦一下子放松了下来,在黑暗中紧跟着这束光前行,很快到了光束跟前,尽是父母相互搀扶着,站立在大雪中,两个老人身上早已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,可能是雪水融化渗进了衣服里,两人都有点瑟瑟发抖,父亲手里紧紧握着手电筒,在黑漆漆的大雪夜里,这束光显得特别的明亮,为我指引着道路。看着雪人似的父母,我忍不住埋怨为什么不在家里等着我,母亲忍不住念叨,你爸不是怕你黑灯瞎火的碰这么。看着父亲因强忍着疼痛而变得有些狰狞的脸庞,我内心深处泛起一股无法言说的痛楚。在茫茫的大雪夜里,车子急速前行着,透过后视镜,我突然发现,父亲的头发已经快全白了、深深的皱纹已经爬满了脸颊,心里盘算着,父亲今年该有67岁了,老话常说“人生七十古来稀”,对于已经老去的父亲,我又与父亲僵持些什么呢,在血浓于水的亲情面前,我怎么会忍心这些年跟父亲这样相处呢。
  记得相声演员郭德纲曾说过这样一段话,“可天底下,没有哪个父母是不爱自己孩子的,但是因为生活环境、受教育程度等等因素的影响,造成了父母在表达他对孩子的爱时的方式方法会有所不同”。小时候我们总觉得父母的很多管教是不爱我们的表现,形成了一种叛逆的性格,久而久之,我们错误的以为,父母真的不爱我们了,不为我们设身处地的着想了。但很多时候我们错了,父母从始至终都无怨无悔的爱着我们,他们尽自己的一切努力,想把最好的教育、食物、本领一一给予我们,他们殷切的盼望着自己的子女有出息,成为社会有用之人、国家栋梁之才。
  后来有一年过年,一大家人一起吃年夜饭,趁着饭桌上热闹的气氛,我端着酒杯,向父亲表达这些年自己不懂事的歉意时,父亲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说道,“终于活着听到你小子的这番话了”,四目相对的那一刻,我与父亲尽然都留下了眼泪。刘和刚在一首《父亲》的歌里唱到“想想您的背影/我感受了坚韧/抚摸您的双手/我摸到了艰辛/不知不觉/您鬓角露了白发/不声不响/您眼角上添了皱纹/我的老父亲/我最疼爱的人/人间的甘甜有十分/您只尝了三分/这辈子做你的儿女/我没有做够/央求您呀下辈子/还做我的父亲……”
  祝愿天下所有的儿女,都能早一天明白父母对我们如山般厚重的爱,让渐渐老去的父母在我们的陪伴、照料下,都有一个儿孙绕膝、其乐融融的安详晚年。

  •  
  •